6|描写人的口才好-寥若晨星网|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废寝忘 > 正文内容

【唐翔千】香港商界巨子唐翔千

来源:寥若晨星网   时间: 2019-03-17

作文「香港商界巨子唐翔千」共有 5312 个字,其中有 4575 个汉字,9 个英文,55 个数字,673 个标点符号。作者佚名,请您欣赏。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,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,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。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,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,不能当作范文使用,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。

准备大干一番
1995年春天的一个早晨,天上飘着蒙蒙细雨。刘述峰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厂里,把小车开进车库时,发现一辆黑色富豪740停在那儿。
此刻,刘述峰见到翔千座驾,心里一惊:今天,老板怎么来得这么早,而且连招呼也不打一声?平时,他都是在香港下班了才过来的。
刘述峰关上车门,急急往办公大楼走去。在路过绿树掩映的水池时,他突然发现翔千正背着手,悠然自得地看着水中的游鱼。
刘述峰看到翔千,紧走几步站到他面前,满脸狐疑地问道:“唐先生,你这么早来,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
“没事没事,看着水池里这些鱼摇头摆尾,我在想怎么让它们游进黄浦江。”翔千抬起头,笑眯眯地对刘述峰说。刘述峰是聪明人,从翔千这句话里,他大致上可以断定,老先生又要有大动作了。
在办公室里,翔千告诉刘述峰:“我想去上海发展电子工业。”
刘述峰看着翔千没有吱声,打心眼里佩服自己的老板,70多岁了,依然不停不歇,还不断给自己加压,一如曹操在他的名作《龟虽寿》里所说: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”但人毕竟要一天天老去,与前几年相比,翔千的白头发多了,腰开始弯下来了,两腿不那么灵便了,签字时手也微微颤抖了。古稀之年还朝九晚五去公司上班,已经相当不容易了,再要去上海打出一片新天地,身心承受得了吗?
为翔千着想,刘述峰说出了心里话:“如果你真想听我的意见,一句话――我投反对票!”
翔千笑了笑,说:“我知道,你是为我好。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。一方面,我是上海人,总想为家乡做点事情;二是我看好上海以及长三角的发展前景,那里是制造业的高地,对外资一直很有吸引力;三是上海的人才优势,那里的大学和研究院特别多,不但人才济济而且水平高。要在中国成为一流的高科技制造企业,上海是注定绕不过去的。”
翔千总有一个情结:“实业救国”,或者说“实业兴国”,办一家“中国最好、世界一流”的企业。所以,当周围朋友都对他转型成功大加赞赏时,他根本兴奋不起来,因为他有更宏大的抱负,要下一盘更大的棋。
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在香港制造业转型和技术升级的过程中,翔千审时度势,在新界大埔工业�买下了三个电子厂,主要生产印制线路板。在此基础上,成立了香港美维科技集团有限公司,开始进入电子业。此后,从成立“美加伟华癫痫病医院手术治疗费用”到收购“东方线路”,从创办“生益科技”到接手“生益电子”,翔千大致上勾勒出了电子王国的雏形。
翔千明白,自己进入的是一个高科技行业,要站上电子工业的制高点,放弃上海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。就像美国的高科技、创新型企业,都要扎堆在硅谷一样,因为离开了那一块土地,不管是做老板的还是搞技术的,个个都像丢了魂似的,吃不好睡不香,总是担心被别人甩到后面。
就在这时,时任上海松江县委书记杜家毫登门造访,希望翔千能够落户正在扩建的松江工业区。翔千对松江素有好感,知道它是上海这座大都市的发祥地,是江南一带非常有名的鱼米之乡,它的三泖九峰名胜风景,曾吸引了范仲淹、司马光这些文人墨客,写下了优美动人的诗文华章。翔千还知道,松江水网密布,公路四通八达,是办工厂非常理想的地方。
就在翔千准备北上的时候,中国外经贸部发布了《关于外商投资举办投资性公司的暂行条例》,鼓励引进先进技术、设备,促进产业结构调整,并推出10项免税政策。电子工业属于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,可以享受进口设备免税的优惠政策,使得投资成本一下子降下来许多,这无疑又助推了翔千一把。翔千惟有感叹命运的神奇:太不可思议了,就像冥冥中有什么安排一样,这么些利好不早不晚偏偏在这时凑到了一起,再犹犹豫豫、踯躅不前,太说不过去了!
翔千落户松江的企业名称是:上海美维电子有限公司。
人才是做实业的第一资本
俗话说,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。人才,是关乎企业生死存亡的“第一资本”。好在去上海开办公司之前,翔千心中已经有了人选。
几年前,因为业务上的关系,翔千曾多次光顾上海一家印制线路板公司。当时,“美加伟华”和“生益科技”是这家公司的覆铜板供货商。一来二去,翔千跟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徐建雄熟悉起来,发现他虽然话语不多,说起业务来却头头是道,对每一种线路板都了如指掌,谙熟技术上的细节与关键之处,而且在好多部门做过事情,市场部、生产部、制造部……重要的业务部门,他几乎转了个遍,从部门经理一路往上走,做过总经理助理,直至坐上副总经理的位子,管理经验绝对丰富。
1994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两人又见面了。
“唐先生,听说‘生益科技’建了个研发机构,这在行业里是个大新闻啊!”显然,对翔千这一举措,徐建雄艳羡不已。
翔千谦虚地笑笑:“我准备加大投资,把它建成一个国家级研发机构。”
徐建雄知道翔千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,说过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做到。
“我还记得六七年前去‘生益科技’,那时候只有一栋楼、一个车间,一条线、一部机器。如今,‘生益科技’在全国是响当当的牌子。”
“你去的时候,我们还处于试生产阶段,一个星期做两天停三天。”
“现在已今非昔比啦!”徐建雄赞叹道。两人谈得很投缘,翔千乘机试探着问了一句――他看似随意,其实已经考虑了很久:“徐先西宁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生,冒昧问你一声,不知你愿不愿意来我们美维工作?”
徐建雄一怔,旋即答道:“如果有合适的职位,我乐于从命。”
“真的?”翔千没想到徐建雄回答得这么爽快。
“说实话,唐先生,认识你这么久了,你的为人我了解得很清楚,你的经营理念我也很赞同。如果有机会,很愿意为你的事业添砖加瓦。”
“谢谢你!”翔千笑容满面,“我想先请你出任TOM,也就是我的小儿子唐庆年的CEO助理,待你熟悉了美维集团的业务之后,再担任更重要的职务。” “你这么安排,我感到很荣幸!”
那次谈话后不久,徐建雄赴港出任“东方线路”CEO助理,半年后升任副总经理,主抓产品质量,提升产品合格率,同时筹建上海新公司。
1996年3月,正是春寒料峭时节,在淡淡的晨雾中,一辆小轿车驶进上海松江工业区,在一座简陋的瓜棚旁停了下来,车门开处,翔千和徐建雄一先一后走了出来。
在他们的周围,大部分地方依然是田园风光,冻得硬邦邦的土块上,依稀可见或红或黄的野花。只是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,零零星星矗立着几座厂房。显然,松江工业区还是待开垦的处女地。“这块地,我已经买下来了。”翔千兴致勃勃地用手比划着,带领徐建雄在未来的厂区里转了一圈。
这块地有50多亩,足足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,早先是一片瓜地,现如今满地都是枯黄的藤蔓。
这时,太阳出来了,照在身上暖洋洋的。翔千登上了一处高坡,出神地眺望着远方,似乎憧憬着将会在这儿发生的奇迹。
一年以后,也就是1997年5月,工程开始破土动工。1998年6月,厂房建造、机器安装以及动力、空调、三废处理设备调试等相继宣告完成,7月份开始试生产,四个月后正式投入生产。
开工第二年,“美维电子”就实现销售4.15亿元,创收外汇5,000万美元,盈利3,800万元,跻身于上海工业销售500强之列,并被认定为上海市先进技术和出口型企业。
筹建培训中心
“美维电子”开门大吉,使得翔千可以从从容容地走出第二步棋――筹建培训中心。
这一步,他期待已久,朝思暮想;这一步,将奠定电子王国的基础。
这些年来,人才一直是翔千的一块心病。要使企业在市场的风风雨雨中成为“不倒翁”,要使企业做大做强快速扩张,人才是最关键的因素。电子工业固然是朝阳产业,也是淘汰率极高的行业。一个新产品从研发到批量生产再到停产,一般也就二三年时间。只有孜孜不倦地追求技术升级,及时回应市场需求,才能在行业里争得一席之地。何况,翔千的目标是成为世界级公司,没有出类拔萃的商业团队,没有成千上万的技术人才,这只能是梦想,只能是海市蜃楼,可望而不可及。令翔千万般苦恼的是,恰恰在这个问题上,遇到了事业发展的瓶颈。他很羡慕美国的同行能吸引到全球一流大学的学生,为此和刘述峰曾有过一次对话。
“听说硅谷有好几千清华大学癫痫病治疗注意的事情毕业生,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成为这些学生的第一选择?”翔千问道。
“不可能。”刘述峰回答得很干脆。
“为什么请不到清华的、请不到复旦的大学生?”翔千一脸疑惑。
“我们没办法请到最优秀的人才。”刘述峰加重语气强调了自己的观点。
“怕我付不起‘人工’?”
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你想想,考进清华、复旦的都是些什么人?都是尖子生,是一个县里、一个城市里最聪明的年轻人。毕业后,他们怎么可能跑到工厂里呢?绝对没有这种可能。那么,他们都去哪儿了?三分之一去做公务员了,这是很好的出路;三分之一出国了,欧美有一大把好的大学在等着他们;三分之一留下来读研究生。我们这些做实业的,怎么可能招到全国排名前十位的大学生呢?”
翔千闭上了眼,不吭声了。是啊,这几年只听说公务员招聘挤破头,在银行谋份差事要托关系,办工厂的哪有这般风光啊?
刘述峰告诉翔千:“我们不必去招最好的,只要能招到合适的就行了。然后,通过我们的培训,使他们成为优秀的人才。”
那次谈话以后,翔千就一直想办一所学校,学员必须选择清一色的大学应届毕业生,因为他们刚刚走出校门,还是一张白纸,头脑里杂七杂八的东西很少,而且都有很强的进取心,以及最基本的理论根底,如果结合实际工作进行培训,可以为集团培养出“有个性”的“系列配套人才”。如果这种人才培训模式能够成功,能够训练出企业生产、经营、管理的整套人才,今后再开办新的工厂,就可以把一班人马一起调过去,从领班到部门经理再到总经理,方方面面的人才一应俱全。
决心有了,资金也安排好了,接下来的问题是谁来执行呢?
慧眼识能人
想到培训中心,翔千脑海里跳出来一个名字:蒋棱域――要办好这件事,非此人莫属。
蒋棱域,曾任华东化工学院(现为华东理工大学)党委书记、上海政协常委,在教育界人脉很广,颇有声望。蒋棱域也是无锡人,还是翔千的远房亲戚,两人在少年时期没少交往,翔千去香港后一度失去联系,“文革”结束后双方又接上了关系。翔千知道蒋棱域为人厚道,在业内口碑不错,若他能出山,此事已成功了一半。
想到这儿,翔千立即拨通了蒋棱域的电话:“弟弟,哥哥知道你刚从政协退下来,想请你办一件大事情,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?”翔千比蒋棱域大五岁,两人一直以兄弟相称。
“哥哥,让我猜一下,你是不是在松江的电子厂建成了,在考虑员工培训的事情?”电话那头,蒋棱域几乎不加思索便道出了翔千的心思,两兄弟真可谓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。
翔千呵呵笑了,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想法,希望蒋棱域能助他一臂之力。
从政协退下来以后,蒋棱域一直在研究“后大学教育”的课题。他发现许多大学生毕业以后,用人单位如果不进行职业培训,这些学生“眼高手低”的窘态就会显露无遗。可是,正如中国大学教育有着许多缺憾一样,“后大学教育”也安阳权威的癫痫病医院存在很多问题,企业没有成熟的培训体系,缺乏具有针对性的培训课程。为此,蒋棱域一直在探寻一种可以普遍适用的“后大学教育”的方法,翔千“培训中心”的构思,一下子打开了蒋棱域的思路。年届七旬的老人二话不说当即答应了翔千,希望像老黄忠那样发挥自己的余热。
“哥哥,放心,我帮你。这是对社会、对国家都有好处的事情,为什么不去试试看呢?”
于是,蒋棱域起早摸黑开始了培训中心的筹建:项目论证,找专家,请领导,教学方案设计……
翔千有了蒋棱域这个好帮手,松了一口气,可考虑到他毕竟年事已高,难免精力不济,遂琢磨着找个年轻一些的人,最好是既懂教书育人,又懂企业经营,负责培训中心的日常运营。
六弟仑千为哥哥推荐了一个人。唐仑千,香港宏仑有限公司董事长,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,上海市第九、第十届港澳政协委员。出生于1939年,唐仑千比翔千小了足足16岁。翔千作为大哥,对这个小弟弟一直疼爱有加。
根据唐仑千提供的地址,翔千登上了巨鹿路一座办公大楼的四楼,找到了时任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副总经理贾文涛。
贾文涛是“联合毛纺”的第一代员工,“联合毛纺”被“上海实业”收购之后,他像许多人一样继续留在那里工作,后来升任公司的一把手。他与翔千虽然多次照面,但两人并没有说过什么话。
看到翔千出现在自己办公室,贾文涛大感意外,连忙把他迎进屋里:“唐先生大驾光临,贾某人不敢当啊!”
贾文涛安排翔千在沙发上坐下,开门见山地说:“唐先生,你是个大忙人,‘无事不登三宝殿’,今天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“哟,被你一眼看穿了!”翔千也开了个玩笑,脸上依旧是唐氏招牌笑容。
“是这样的,”翔千不紧不慢地说,“我正在筹建培训中心,缺少一个处理日常事务的负责人。仑千说你挺合适的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”
“唐先生,你也知道,我在‘联合毛纺’工作了好多年了,离开这里真有点合不得。”
“那好吧,你再考虑考虑。”唐翔千站起了身子。
此后,翔千三顾茅庐,一再邀请贾文涛加盟美维集团。几次三番交谈之后,贾文涛终于辞去了公职,与“美维电子”的徐建雄一起,成了翔千在上海的两位大将。
(未完待续)

摘要:

办工厂不是捐款做慈善虽说回上海投资是铁板钉钉的事情,但真要走出这一步,翔千还是小心翼翼、反复盘算.他知道,办企业是投资行为,而不是捐款做慈善,如何做出好的商业计划、设计好的盈利模式,这是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,比投入几百万、几千万元更加重要.唯有投资赚钱了,自己身边的香港朋友才会跟过来开厂,才能吸引更多的外商来帮助上海发展经济.

香港商界巨子唐翔千相关推荐: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  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  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   西安中际中西结合脑病医院   西安中际医院    治疗癫痫病较好的专科医院  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  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  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  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   治疗癫痫病医院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陕西西安中际医院  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   癫痫病能治好吗  



新华网  人民网  新浪新闻  北京癫痫医院排名  39健康  心里频道  郑州癫痫医院排名